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第九十三章

(配曲:群星 -- 冰菊物语)
“哎呀,我的小公子呀,你这见天的长呀,许娘的奶水都不够你吃了!”许娘抱着刚吃好奶的叡儿逗趣着

亏得许娘你奶水好,叡儿才会这般好带!韩爱钟微笑道。

“夫人呀,是小公子体格好呀,就我这粗人的奶水,真是亏欠小公子了!”许娘些许自责道。

“我看你呀,是个细心的人,叡儿有了你这样的奶娘,是他的福气,就连我这生母,还一次都没给叡儿喂过奶呢”韩爱钟脸挂亏欠道。

“夫人,您这话许娘可听不得,您这是在养身子呢,您本就早产不说,生小公子的时候还血崩了,这可是很伤女人身子的,所以您现在没有下奶,也是身子虚,需要好好调养才是,再说了,老爷也对我说了,叡儿就让我来照顾着,等夫人您身子养好了,如果有奶水,再喂小公子呀!”许娘解意道。

“许娘真会开解人,听你这一说,那叡儿就劳烦许娘你好生喂养,待我身子调养好了,有了奶水,再喂叡儿也不迟!”韩爱钟招手让许娘把叡儿抱到自己跟前,接过叡儿抱在自己怀里,抚摸着叡儿红扑扑的小脸,心爱极了说道:“娘的宝贝,娘与你有这缘分,真是修来的福气,你爹爹为了娘,为了你,可说是付出不少,叡儿,待你长大了,一定要好生孝顺你爹爹,知道吗?!”

“哎呦,小公子,您要快快长大呀,不止要孝顺你爹爹呀,还要照顾你娘亲,您的爹娘都是贵人呀!”许娘在一旁羡慕不已

韩爱钟抬首微笑的看了看许娘,回首心爱的看着可爱的叡儿

娘,我回来了!婉儿从室外跑了进来

你这丫头,又是跑哪找乐去了?韩爱钟问道。

“娘我哪有去找乐呀我是去了香姨那里!”婉儿来到床前边逗着叡儿边撒娇道。

“你香姨可好?”韩爱钟关心的问道。

“她可好着呢,说是下午来看望您,还说要给她的小外甥带什么东西来”婉儿继续逗着叡儿

你这丫头,没个正型,看你,你香姨肯定给你交代了带什么东西,你可好,玩的什么都不记得了韩爱钟摇着首看着面前这个顽劣的婉儿

反正香姨要来就是了婉儿还不知自己如此的顽劣,继续在韩爱钟面前撒着娇

许娘见了,甚是羡慕道:哎呦,我的大小姐,您可真是福气呀,夫人对你可说是宠爱有佳呀,想想上次那个恶霸屠老二,来楚府大闹,还想把大小姐强行掳走,你娘不顾自己身子,去呵斥那屠老二,让他放了你,否则也不会受了惊吓回转很敬佩的对着韩爱钟说道:“夫人呀!您对大小姐呀,真的,太让许娘我羡慕了我对夫人您真是敬佩敬佩!就连这楚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很佩服夫人您呢!

韩爱钟很诧异的看着许娘,不知她口中所说的从何而来

许娘见韩爱钟面带疑问,便继续道来:“您可知道,这恶霸屠老二在我们徽州是出了名的无恶不作,仗着他在宫里认了个大太监当干哥哥,就在徽州城里为非作歹、欺行霸市的,那天屠老二来楚府大闹,当时那情形,我都吓得不清呀,只能抱着小公子和巧儿躲去柴房,您可好,敢跟那个恶霸屠老二面对面的要人还有他那丧尽天良的儿子,也不要脸的认了那个大太监做干爹,靠着他干爹在宫里得势,经常欺凌百姓,他要是看上谁家的女眷和女儿生得漂亮,就要掳到他府上,说是娶来当妾,其实这些女子都是被他带去玩弄,等他玩腻了,又把这些女子甩给他的下人,要不就是卖到外地的窑子里,有些不堪他欺辱的女子,不是上吊,就是投河,搞得整个徽州城的百姓都人心惶惶的,生怕自己家的女眷和女儿被这恶霸盯上,对了夫人,听说您和大小姐就是被这个姓屠的臭不要脸的给盯上了,这不要脸的东西还让他家里那个傻子狗奴来掳您和大小姐,唉要不是这样,夫人您也不会动了胎气早产了

婉儿翘着嘴对许娘说道:“要不是我爹爹来得及时,还真被那狗奴掳到那贼人家去了”回转喜出望外的对着韩爱钟说道:“娘,您知道吗?那掳我们娘俩的狗奴,被爹爹打成了废人,那姓屠的家伙也不管他了,现在这狗奴已经成了一个没用的乞丐,一直在街边行乞呢!”

韩爱钟听了,心上一惊,那狗奴也算不上什么恶人,只是跟了不好的主子,可那姓屠的为何这般待人韩爱钟面色沉了下来,眉宇间带着几分忧思

婉儿并未察觉韩爱钟面色的变化,还继续对着许娘得意道:“许娘,今儿个我在街上都看到狗奴了,看到他脚上伤,就知道伤的不累,一直瘫在地上行乞,我上前去叫他,把他吓得就想离开,无奈他脚伤,只能在原地对我着求饶!”话完婉儿还得以扬着头

一旁的许娘早看出韩爱钟面露难色,轻轻推着婉儿,想让她别再说下去,可那婉儿说到兴高,并没有去在意许娘,继续说道:“哼,他也不知道是惹着谁家了,活该他现在是个废人

婉儿韩爱钟很严厉的看了看婉儿,回首吩咐道:“许娘,你把叡儿带回房去!”

许娘立即抱过叡儿,回转看了看婉儿,方才还得意挂脸的婉儿,一下没了傲气是的,对着自己使着眼色,许娘无奈的对着她摇摇头离开了房间

婉儿见韩爱钟面色凝重的看向前方,自己从未见娘亲如此,婉儿站到床边等着

跪下!韩爱钟平静道。

婉儿这才发觉不对,立刻跪在地上,一句话也不敢说

韩爱钟面无表情的闭上了双眼,想着方才婉儿说得那些话,真的让自己很痛心,没曾想自己对她的娇宠,会得来婉儿这般待人

良久,婉儿感到腿都在跪麻了,在那里不安分起来,抬头翘着嘴看向韩爱钟,见她还是闭着双眼并未理会自己,婉儿心想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呀?为何娘亲要这般对待自己?婉儿面露委屈来

韩爱钟深吸入了一口气,睁开了双眼问道:“跪了这样久,是不是腿很麻?脚又酸疼?”

“是的,娘亲!女儿腿麻,脚又酸疼!”婉儿娇声道,脸上的委屈更加重了些许

你这才跪了多久,就已知道腿麻、脚酸疼,你身上也没有伤,没有病的韩爱钟点醒道

婉儿这才大悟,立刻认错道:“娘亲,女儿知错了,女儿不该去奚落狗奴”话完婉儿跪到床前拉着韩爱钟的手,继续认错道:“娘亲,你不要生女儿的气呀,女儿一时不懂事,做出此等伤人之事,让娘亲为女儿伤心了!”婉儿面带歉疚的看向韩爱钟

听到婉儿的歉疚的话语,韩爱钟叹声道:“人虽分贵贱,但心要向善,若都像你这般待人,那世间还有何真情、真意,善待他人,等于善待自己

“知道了,娘亲!女儿不再骄横,女儿一会就去给狗奴送疗伤药去,哦不,女儿去找大夫给狗奴看脚伤!”婉儿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向韩爱钟保证道。

韩爱钟转首见婉儿泪水直流,拉着起身坐在自己的床前,为她擦拭泪水,关心道:“丫头,人与人之间,以诚相待,那狗奴也非恶人,一会你找个好大夫去看他,切记‘得饶人处且饶人’!”

“娘亲,女儿记得了!”婉儿自知道,泪水再次流了下来

韩爱钟微皱着眉,心疼的拉着婉儿的手,用手绢为婉儿擦拭着泪水

“你这丫头又怎么了?方才见你回来的时候不是很开心吗?怎么这会功夫又来你娘亲这里撒娇了?”朱宇轩走进房间,就见到韩爱名婉儿擦拭着泪水,而婉儿一脸的委屈样,就联想着这丫头又是出了什么状况了,所以才这般在她娘亲面前矫情着

爹爹婉儿嘟着嘴看了看朱宇轩,回转拉着韩爱钟娇声道:“娘亲,爹爹他又打趣我!”

“好了,快去办你的事吧!”韩爱钟安慰的摸了摸婉儿的头

是娘亲,女儿告辞了!婉儿起身向韩爱钟行礼道,转身对着朱宇轩做了个鬼脸后,跑了出去

这丫头简直是没大没小了朱宇轩很是纳闷,为何婉儿对着爱钟时是这般的恭敬,而对自己是越来越调皮起来

宇轩,你就别管这丫头了,来得正好韩爱钟招呼着

朱宇轩回身来到床前坐了下来,拉着韩爱钟的手,关心道:“怎么样?身子不乏了?补身的汤药喝了吗?”

“身子不算乏,补身的汤药也喝了,还有楚小姐差人送来了养身汤羹!”韩爱钟柔声回道。

“嗯,调养好了,我们也可早点回院子!”朱宇轩将韩爱钟搂入怀中倚靠着

韩爱钟将首靠在朱宇的肩头,好像想起什么来,抬首说道:对了宇轩,你还记得那个叫狗奴的大汉吗?

“记得,怎么了?”朱宇轩提眉问道,不知韩爱钟为何要提起此人

“听婉儿说,这狗奴上次被你一打,成了废人,那屠家也不管他了,现在成了街边乞丐,我”韩爱钟实而想朱宇轩去帮助这狗奴,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,韩爱钟面露难色起来

朱宇轩心知韩爱钟仁慈之心,拍了拍她的手,解意道:你说吧,我听你的!

韩爱钟垂首思虑片刻,抬首商议道:“宇轩,这狗奴也不算是恶人,只是跟错了主子,那天他也只是听从了主子的话,才来掳我和婉儿的,其实当时狗奴一直对我道歉来的,只是那姓屠的太过无耻,所以而那狗奴也是被你所伤,现在成了废人,我于心不忍,想让你给他找个安身之处!

朱宇轩微笑的听完了韩爱钟所说的,深吸入一口气,语重心长道:“我的好爱钟,你怎么这般仁慈,那天若不是这狗奴强行带走你,你也不会动了胎气,叡儿也不会不足月就出生,何况那天我就差点就没了你,没了叡儿

这些我都知道,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叡儿也生的康健只是你打伤了狗奴,让他从此没了依靠,我真的不忍心呀韩爱钟面带恳求的看着朱宇轩,期盼他能应了自己

朱宇轩抿嘴摇了摇首,温柔的将韩爱钟揽入怀中,贴心道:“我的夫人如此的仁慈之心,做夫君的怎能不为夫人你去解忧呢,放心吧,我会安排好的!”话完朱宇轩搂着韩爱钟安抚着

见朱宇轩应了自己,韩爱钟心也放了下来,将首埋进朱宇轩胸怀,柔声道:“谢谢你,宇轩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灵香妹妹,您来了!你姐姐老念叨你呢!朱宇轩迎接道。

灵香见朱宇轩前来迎接自己,受宠若惊的向他行礼道:“姐夫!”

“哎,灵香妹妹,不必这般多礼了,都是一家人,快快快,你姐姐可想你了!”朱宇轩见灵香手里提着包袱,便想去帮她…

“姐夫,不用了,这个我自己来了!”灵香微笑道,心感朱宇轩的贴心…

“好妹妹,快坐下!”韩爱钟微笑的招呼道…

灵香见韩爱钟要起身来迎自己,立刻上前关心道:“姐姐,您别起来了!”

韩爱钟拉着灵香的手,微笑道:“婉儿说你要来,我就一直等着你,怎么现在才来呢?”

“姐姐,我这不是去给叡儿置办些衣物吗…”灵香将包袱放在床边打开来…

“灵香姑娘来了!”楚若岚走了进来,她身后还跟着两个端着茶盘的小丫头,楚若岚取下一碗茶,示意着两个小丫头各自端着的茶盘上前,一个丫头端着的茶碗给灵香,一个丫头端着一碗汤羹来到韩爱钟面前…

轩哥,喝茶!楚若岚端着手中的茶碗递在朱宇轩面前

灵香看在眼里,不动声色的接过丫头递来的茶碗,回转关心道:“姐姐,这汤看似还烫着,让我来帮你拿吧!”

朱宇轩听到,立刻推开楚若岚递过的茶碗,快步来到床前将汤碗接过,关切道:“没事吧?烫着没有?”

韩爱钟娇柔的看了看朱宇轩,柔声道:“没烫着!”

“嗯…这汤是还有点烫,等夫君吹凉了来喂你!”话完朱宇轩端着汤碗舀着汤羹拿到嘴边吹着边送到韩爱钟嘴边喂着…

灵香见了,立刻起身让朱宇轩坐在凳子上,自己来到桌前把茶碗放下,侧头看着楚若岚

还在端着茶碗的楚若岚,泄气一般的站在原地,看着眼前的一切,楚若岚真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,深吸一口气转身去放茶碗,却见灵香一直看着自己,楚若岚些许尴尬,便掩饰道:“灵香姑娘…你姐夫对你姐姐可算是无微的照料着…就这汤羹也要亲自来喂…”

“那是当然了,姐夫对姐姐的爱护,可说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的,对吧楚小姐!”灵香接话道,而那双伶俐的眼睛一直看着楚若岚…

“哎…是呀是呀…真是让人羡慕不已…”楚若岚尴尬道,时而转眼看向那边早已目无旁人的朱宇轩和韩爱钟…

灵香提眉盯着脸色阴沉的楚若岚,心想这女人心怀不轨之意,看来是要提醒一下我那温良心善的姐姐

“你看,嘴上都上汤汁…”朱宇轩边说边给韩爱钟擦拭着…

“都说我自己来了,可你非要喂我…”韩爱钟嗔怒道…

“有些事还是夫君来,嗯…”朱宇轩抿嘴笑着…

韩爱钟侧首捂嘴一笑,回转继续喝着朱宇轩喂来的汤羹

“哎呀…姐夫姐姐,你们俩真是眼里只有彼此呀!我和楚小姐在这里站了多时了,就看你俩在那里你浓我浓的了…”灵香上前些许埋怨道…

朱宇轩与韩爱钟同时转首看向灵香,两人又默契的回看彼此,笑了起来

朱宇轩见碗中汤羹所剩无几,便起身道:“我都忘了,你们姐妹要说说体自话,姐夫的任务已完成,我这先告辞了!”话完朱宇轩来到桌前放下汤碗,对着楚若岚礼节一下,转身关爱的看向韩爱钟,对她温柔的示意一笑后,转身离开…

韩爱钟会意的微笑着轻点首后,回转对着灵香抿嘴一笑

楚若岚目送着朱宇轩走出房门,转身来到床前,说道:“你们姐妹也有好多天没见了,必有好多话要说,我…院子里还有些没交代的,就不打扰你们姐妹了…”话完正要转身离开…

却被灵香挽着手臂拉了回来,说道:“哎…姐夫都知趣的离开了,不就是想让我们这些女眷聊聊吗?”

楚若岚面露难色起来,尴尬的笑着不作声

韩爱钟见灵香些许勉强着楚若岚,便为其解围道:“好了,楚小姐是个大忙人,很少有时间聊这些家长里短之事,妹妹就不要强留楚小姐了!”

灵香示眼着韩爱钟,反被韩爱钟会眼一下,灵香便放开了楚若岚,对其礼节道:“不知楚小姐是个大忙人,灵香失礼了!”

“没事没事,只是我没时间陪着你们,还请灵香姑娘见谅!”楚若岚些许歉意道。

“楚小姐,您言重了!我这妹妹是有失礼之处,希望您别介意!”韩爱钟对着楚若岚歉意的回道。

“您这话才是多虑了…”楚若岚无意的回着,实而心早已不在这里…

韩爱钟微笑的知意道:“楚小姐,您要是忙,您就先去吧,我这里有妹妹照顾着!”

楚若岚回神,微笑道:“灵香姑娘,晚饭就在府上用吧!”

灵香客气道:“不用劳心了,一会我还要回去呢!”

“怎么可以呢,来到我府上了就是客人,怎么能让客人不吃了晚饭就离开的道理?您就别推迟了!哦,对了,今儿个您也别走了,在府上住一宿,也好陪陪你姐姐不是吗?”楚若岚挽留道,还没等灵香回着自己,便向韩爱钟礼节道:“我这,就先出去了!”话完转身快步离开了房间…

韩爱钟微笑的看着楚若岚离开,拉着一脸疑惑的灵香回到自己的身边,柔声道:“你就应了楚小姐吧,今儿个就不回去了,在这里陪陪姐姐!”

“姐姐…”灵香埋怨道。

“好了,难道你就不想姐姐吗?”韩爱钟拉着灵香示眼着…

灵香可说是招架不住这样的韩爱钟,只好点头应了下来

韩爱钟轻拍着灵香的手抿嘴笑着

灵香关切道:姐姐,我今儿个才听婉儿说起,您可吓死妹妹了!妹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呀

“妹妹不必担心了,姐姐现在不是好好的吗!”韩爱钟恬淡的回道。

“我的好姐姐呀!您这可是把我吓了两次有余呀,您当日被那姓屠的小畜生惊到,动了胎气早产不说,差点丢了性命,幸得我那姐夫懂医术且高超,将您从鬼门关拉了回来,叡儿也生得健康,当时妹妹来看您就担心不已,这可好,那挨千刀的屠老二还来大闹,再次惊到了您,妹妹怎会不担心您呀!”灵香握着韩爱钟的手,眼里泛起红润

“好妹妹,谢谢您了!姐姐有了你这样一位贴心的妹妹,真是修来的福气!”韩爱钟心感道。

“姐姐,您别这样,月子里可不能流泪呀这样可会落下月子病的都怪我不好!”灵香急切的关心道。

“没事没事”韩爱钟轻轻擦拭下泪水,她并不想灵香担心自己,回转拿起灵香送来的小衣服微笑道:“妹妹真是有心了,这些小衣服正好给叡儿换洗用上!”

“哎呀,姐姐,看您说的,妹妹这也没带上些好的来!”灵香些许惭愧道。

“这些已经很好了,姐姐高兴还来不及呢!”韩爱钟拿起一件件小衣服开心不已

灵香回想起方才那一幕幕,心中疑虑,便问道:对了姐姐,上次来就想问您了,这楚若岚是您的老相识吗?

韩爱钟放下了手中的衣物,转首看着灵香微笑道:“楚小姐,是我的救命恩人!”

灵香一脸的疑问,眨着眼睛问道:“救命恩人?”

韩爱钟笑了笑,解意道:“这位楚小姐可说是救了我两次!一次是在朝鲜,一次就是这次遇到的劫难若不是楚小姐的相救,我也难与宇轩重逢”话完韩爱钟进入了沉思中

灵香紧握着韩爱钟的手,安慰道:“姐姐!妹妹知晓您与姐夫是多么不容易只是有些事您还是多加上心才对”灵香很想说出她所感觉到的,但又无法言语而出

韩爱钟拍了拍灵香的手,知允道:“妹妹,姐姐有你这样知心的好妹妹,姐姐很开心姐夫他对人和善,且是一个温暖之人那楚小姐这般的帮助我和姐夫,当感谢之!姐姐有了姐夫,有了你们,姐姐真的很欣慰!人要心存感恩之心才是!

见如此明镜般的韩爱钟,灵香感到自己多虑了些,自己姐姐是一个多么有智慧的人呀,早已看出端倪,姐姐这般的大仁大爱,自己真是敬佩不已呀!而看姐夫也只是礼节上对待着楚若岚,他对姐姐的爱护可说是无人能及,两人眼中只有彼此,自己也就放心来…但那楚若岚却是心机颇深之人,必要好好想个对策来防着此人…

姐妹俩高兴的聊了许久,灵香见韩爱钟些许疲累,照顾她休息后,走出了房间,转身之际,迎面撞上了走进来的婉儿

“哎呀…”婉儿被撞着喊出声来…

灵香急忙捂着婉儿的嘴,回头看了看房间里,见韩爱钟沉睡着,拉着婉儿走了一段后,问道:“你又跑哪里找乐去了?”

哎呀,香姨,您怎么和娘亲一样的口气呀?我哪有去找乐了?娘亲差我去办事去了!婉儿不耐烦的回道。

差你去办事?你娘亲这般信任你?灵香一脸疑惑而不屑道。

“哦…我娘亲当然信任我呢,我这就回我娘亲去…哼…”婉儿很是不屑的扬起头,转身就要走去房间…

却被灵香拉着,说道:“你别打扰你娘亲了,她累了,休息了!”

“是吗?那我就不去了…香姨,你也早点回去吧!”婉儿催促道。

“呀,你这丫头,这府上的主人都没你这么大口气让我走,你倒好,在这里赶着您灵姨了…”灵香还白了一眼婉儿…

自觉理亏的婉儿,上前拉着灵香,撒娇道:“哎呀…香姨,婉儿错了,不该说这些劳什话的,您大人有大量,当婉儿说胡话了!”

“啧啧啧…”灵香嫌弃的看着婉儿,真不知道这婉儿没心没肺的样子,以后姐夫和姐姐要多操心她了…灵香一激灵,拉着婉儿来到另一间厢房里,四处看了看后,小声道:“婉儿,香姨交待你一件事…”

婉儿好奇的眨着眼睛听着

灵香再次看了外面,确定没有人,继续小声的交待道:“你们在楚府借住的这段时日,一定给香姨看好一个人…”

婉儿提眉问道:“谁?”

灵香虚着眼睛,说道:“楚若岚!”

婉儿会意点着头应了下来,并与灵香对视着,两人心里都想着对策

兰花的幽香随风轻抚面颊,风已逝去只留下那无尽的暗香柔美......
第九十四章

(配曲:董贞 -- 半月琴)
自打灵香给婉儿交待了看好楚若岚后,婉儿整天像一个密探一样,监视着楚若岚的一举一动,只要楚若岚在院子里,婉儿基本眼不离开的盯着她,多日来使得楚若岚很是尴尬与无奈,但又不好言表之

这天,楚若岚见婉儿不在院中,便去书房找到朱宇轩,一见面便直言道:“轩哥,您家婉儿这几日是怎么了?在院中没事老盯着我,不管我在做什么,她都在角落探视着…”话完楚若岚些许委屈的看向朱宇轩…

朱宇轩一听,心里些许知晓一点缘由,他礼节的请楚若岚入坐后,思绪稍许,便解释道:“婉儿这丫头从小在我身边长大,也常随我出游多处,想着在外方便,就将她当男孩来带,加之以前家里也没个女眷来管束着婉儿的德行,这丫头在家里也就没了个规矩,不过,婉儿品性善良,就是些许顽劣,怪我从小对她放纵了些,若婉儿对若岚有不敬的地方,我给她娘亲说,让她娘亲好好责罚她便是了!”话完朱宇轩向楚若岚行礼道:“婉儿的不是,先让我这个做爹爹向若岚你赔个不是,待婉儿回来,我再让她给你赔个礼!”

楚若岚见朱宇轩向她行礼道歉之,自觉小题大作些,便起身扶着朱宇轩歉意道:“轩哥,您不必行如此大礼!若岚怎能受之!”

朱宇轩微笑的扶着楚若岚手放下,再次向她扶手躬身行礼之

楚若岚见了,更加过意不去,上前扶起朱宇轩,关心道:“轩哥,您这样…真是折煞若岚了…”话完轻握着朱宇轩的手臂,羞愧的侧垂下头去…

朱宇轩深吸一口气,提眉说道:“若岚能收留下我们一家人在院子里住这样久,我们当然要感谢之!哪有让家人在院子里坏了规矩的说法,对吧?”

楚若岚听后,抬头见朱宇轩正微笑的看着自己,一阵脸红的再次埋下头去

朱宇轩见状,抿嘴一笑道:“若岚,也有害羞的时候呀!”

楚若岚急忙抬头看着朱宇轩,嗔怒道:“轩哥,你…怎会这般打趣若岚…”

“以你一向的作派,都是英姿飒爽,女侠风范,所以…我也很少见你这般…”话完朱宇轩开口笑着…

“难道,您从来不把我当作女子看吗?”楚若岚皱眉疑问道。

“若岚误会了,只是见你行事雷厉风行的,所以…”朱宇轩自觉多言之,便再次行礼后,惭愧道:“一直以来看你都是独挡一面和操持院子里的事…我虽是客,也是看在眼里的,其实…我一直把若岚当妹妹,只是不知若岚能否接纳我这哥哥呢?”

楚若岚听了朱宇轩此番话语,一阵暖意入心,虽然他只是把自己当作妹妹来看,但他的心里还是有着自己的位置,楚若岚扶着朱宇轩的手臂,侧头轻声道:“不是一直叫着您轩哥吗…”

朱宇轩微微一笑道:“对呀,若岚妹妹一直把我当作哥哥的,是我这做哥哥没那眼力见儿,让妹妹劳心了!妹妹受哥哥一拜!”话完朱宇轩抬起手扶拳退身一拜…

“哥哥不必多礼了!若岚真的没那意思!”楚若岚急忙解释道。

“妹妹今后可要多提点一下你这个糊涂的哥哥哟!”朱宇轩抿嘴笑着…

楚若岚见朱宇轩的微笑是如此的温暖,自己脸上却流露出复杂的表情,且心里或酸、或甜,还些许有点苦涩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婉儿

“爹爹?您怎么会在门前来迎我?”婉儿诧异的看着朱宇轩问道。

“你这丫头,也不知道忙活些什么?整天都见不着你的人?爹爹想见你比见谁都难,爹爹若不来门前迎你,可能今儿个又见不到你这丫头了”朱宇轩些许无奈道。

“爹爹,您找女儿有急事吗?若有急事就快说吧,女儿这还忙着呢”婉儿心急道

我说你这丫头,爹爹找女儿除了急事,就没别的了?朱宇轩很是纳闷道

哎呀爹爹,女儿真的是有事在身的,您若不是急事,女儿这就去忙了啊!话完婉儿就要转身离开

却被朱宇轩一手拉着正色道:“你别想走,爹爹有话问你!”

婉儿见状,立即收起急躁,小心的回道:“是,爹爹!”随即跟着朱宇轩来到书房

我问你,最近都忙些什么呀?朱宇轩正色的问道。

“回爹爹,女儿女儿,女儿是忙着给弟弟置办些回院子用的物品!”婉儿灵机的回避道。

“嗯除了这些,你娘亲平日里交待的功课做了没?”朱宇轩继续问道。

婉儿听了,些许疑虑,便回道:“爹爹,这不是没回咱家院子吗?女儿未曾想落下娘亲交代的功课呀

朱宇轩摇摇首,继续道:“虽说我们是借住在楚小姐的院子里,但你该做的功课,也要做实了,你娘亲的脾性,你又不是不知别整天的在这院子瞎转悠”话完朱宇轩些许责备的看向婉儿

婉儿嘟着嘴点着头,知允的回道:“爹爹!女儿知道了,从明日起,女儿就来书房,抄写‘女则’!

也不必心急,只要心里放着便可!回转朱宇轩提眉问道:“对了,前几日你不是让爹爹多教些拳脚功夫吗?为何这几日都不来找爹爹呀?”

婉儿还是自责中,听到朱宇轩这一说,突然想起了什么来,笑了笑,自言道:“是呀,我怎么没想到呢”话完转身就要离开

丫头你这又要去哪呀?朱宇轩急忙喊道

婉儿开心的转身回来,解释道:爹爹,您一身的好功夫,女儿有的是时间学,女儿现在要去找一个人,学点更适合女儿的功夫!话完对着朱宇轩提眉笑着,自己胸有成竹的转身小跑的离开了书房

朱宇轩提眉点首的看着婉儿离开,深吸一口气后,也离开了书房,缓步来到韩爱钟所住的厢房,进门见许娘正抱着叡儿逗趣着,便上前接过叡儿,知会许娘去照顾自己家的巧儿,抱着叡儿来到床前,见韩爱钟气色很好,且面色越加红润起来,坐下后便逗趣着叡儿说道:“叡儿呀,你倒好了,现在你娘亲已然下奶了,你小子可算是福气,天天都可吃得饱饱的,看你这小脸,又圆了一圈,可怜你父亲只能干看着

叡儿也是被自己的父亲逗得“呵呵呵呵”笑开了来

而坐在一旁的韩爱钟却被朱宇轩这番逗趣的话语,弄得羞愧难耐,温烫着脸,对着朱宇轩嗔怒道:“看你都做爹爹的人了,怎么还这般言语之”话完想伸手去抱叡儿

朱宇轩一个侧身,非但没把叡儿让韩爱钟抱走,反让她匍匐在自己的肩背上,朱宇轩窃笑之,便打趣道:“叡儿呀,快看,你娘亲心急了,不想为父孤单,看你娘亲抱得为父多紧呀

叡儿哪知这些,只是在朱宇轩的怀里大笑起来

韩爱钟自知又被朱宇轩打趣着,虽叡儿还是个婴孩,朱宇轩也不能在其面前这般耍赖之,撑起身子嗔怒道:“宇轩别在叡儿面前说这些没边的话”话完娇羞的埋下首去

朱宇轩低着首去看霞面的韩爱钟,心里乐滋滋的,一手将韩爱钟揽入怀搂着,在她耳边柔声道:“你与叡儿都是我的心肝宝贝”话完温柔的亲了一下韩爱钟温烫的面颊

韩爱钟轻咬着唇瓣,娇柔的将首靠在朱宇轩的肩头,柔声道:“叡儿现在还小,还听不懂你说的待叡儿大了,可不能在他面前这般放肆

朱宇轩轻握着韩爱钟的手臂,轻声的回道:“敬听夫人教诲!”

韩爱钟这才放心下来,她知宇轩,宇轩也懂她

    叡儿吧嗒吧嗒着小嘴,看来又饿了,韩爱钟见了,从朱宇轩手中接过叡儿,撩开衣襟将叡儿小嘴放在自己的乳前叡儿急切的张开小嘴含着,快速的吮吸着母亲的乳汁

韩爱钟心爱的看着叡儿吃着奶,宝贝着、心疼道:慢点别急,娘亲这才刚下奶,没多少呢,可能还不够我们叡儿打个牙祭的等娘亲身子调养好了,我们叡儿也可吃得饱饱的

朱宇轩在一旁羡慕道:“哎呀叡儿呀叡儿,你娘亲自从有了你,都不管为父了”话完起手去抚摸着叡儿的小脸

韩爱钟轻轻打了一下朱宇轩的手,对着叡儿交待道:“我儿乖,别听你父亲说的劳什话,好好吃着”话完用手遮掩着叡儿的小耳朵,回转娇怒的撇了一眼朱宇轩

朱宇轩提眉无奈的摇摇首,面前两人都是自己的至爱,是要好好护着、疼着了朱宇轩欣慰看着韩爱钟与叡儿,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婉儿在院子里等了多时,见楚若岚从外回来后,便不再像之前那样偷偷跟着,直接随着楚若岚的身后走着

楚若岚很是无奈,也不知道朱宇轩知会过婉儿没,不过看这情形,婉儿是要一直跟着自己了楚若岚叹了一口气,停下了脚步,回身问道:“我说婉儿,你这几日没事总跟着我,到底有什么事呀?”

婉儿见楚若岚回身问着自己,定了定神,向楚若岚行礼道:“楚小姐!婉儿有礼了!”

楚若岚见婉儿这般有礼数,纳闷的看着,心里却是疑惑万分

婉儿行过礼,起身见一脸疑惑的楚若岚,便微笑道:“楚小姐!其实婉儿有一事相求,不知您是否能答应婉儿?”

楚若岚更加疑惑起来,这婉儿平日里可不怎么待见自己的,这般心高气傲的婉儿也会有求于我?这倒是要听听缘由楚若岚笑了笑,说道:“婉儿,你请讲!”

婉儿上前一步,向楚若岚扶拳恭敬道:“婉儿,是想请楚小姐教我功夫!”话完拜过之

楚若岚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婉儿,这丫头哪来的劲儿,何来让自己教她功夫呢?

兰花的幽香随风轻抚面颊,风已逝去只留下那无尽的暗香柔美......
返回列表